我的習定經驗談 (第一回)

December 29, 2016

  猶然記得那一年的秋天,蕭瑟的落山風吹得寺廟的路旁邊幾株過一樓頂的榕樹沙沙作響,在昏黃的路燈照射下樹影娑婆的影像,在冷清的巷道中舞動著,這一晚我是受佛門中一位耆老所託,要把一柄黃楊木扇骨所糊澄心堂紙上寫著:「心地須教合死灰。藏機泯跡絕梯媒。芳蘭只為因香折。良木多從被直摧。寒逼花枝紅未吐。日融水面綠全開。支頤獨坐經窗下。一片雲閑入戶來」,默如長老一筆柳體行書寫得絹容優雅、行氣全透,一看就是位書法工底極深,又懂得善用書法技巧,再加上用上一紙難求的宣紙中極品所寫,更形不易。

 

 

 

  默老說這是他過去在內地的書法老師在他臨別時贈予他的,他一留就幾十年過去,我從前也聽一位老書法家講過,書法中最難得的便是澄心堂紙,這種紙質地極薄,像蟬翼一般,但又堅實無比,不易破損,在古代都是御貢,一般人鮮少有機會可以獲得,就連歐陽修這等大家也只是把此紙供在自己的廳堂之上,作為傳世之用。宣紙本身就經得起歲月的考驗,好的宣紙過千年色澤仍然如故,這當然和它的製造過程有關係,特別是到了清朝有更多的製紙行家多增加了多道手續之後,更使得宣紙的壽命綿絕不斷,末學由於因緣之故,能夠了解到安徽涇縣一家著名的宣紙製造廠整個製造的流程,了解了以後對於宣紙更是惜紙似命般不敢任意浪費。不過在現代化的製造流程之後的產品,雖然皮質上較古法煉製的紙張來得光滑,同時吸墨性較強,不易散墨,但總覺得缺少了一份古樸的美感。我從默老手上拿到的這把扇子,乍看之下如果不是默老細說,還真看不出來是這麼精貴的紙張所寫。這次因為老和尚精舍有些瑣事令默老腿受了傷,而師父和默老都是從常州禪寺一道來台的法兄弟,因此感情極深厚。幾天前師父有打電話去問候默老的傷勢如何,默老知道我常在假日會去探望我的禪宗師父,因此就託我攜帶這把老黃楊木扇子,贈送給老和尚。

 

  那時的寺廟座落在碧潭溪畔,雖不至於偏僻,但周邊疏疏落落的民居穿插著寺廟比鄰而居,也算是台灣寺廟的一個特色。雖然聽不到新店溪輕咽的聲音,但是一旁街道上參天的老樹叨叨絮絮的交錯聲,經常像是不定期的交響樂團的即席演奏一般,在寺廟的禪堂卻還是聽得到的。一進去寺廟後,真師父從廚房端出了她精心製作要給師父食用的晚膳,桌上只有三盤菜──高麗菜清炒紅蘿蔔、豆腐皮衣包纏著芝麻醬的春捲和一盤碗豆泥,這就是師父的一頓飯。師父和煦地招呼著我坐進他身旁的一個位置,要我也一起用餐,雖然那時我已飢腸轆轆,但還是記得對師長的尊重,就跟師父合掌問訊,在大殿一側等候著老和尚用膳完畢。

 

  過不了一會兒,老和尚用完膳,從台灣早期老舊的圓形八仙桌信步走到了大殿一側的會客區,我自然地起身先迎請老和尚入座,老和尚慈悲地說著:「阿彌陀佛,請坐,請坐。」師父笑意盈盈地示意要我坐下,我不敢怠慢,旋即把默老所書寫的扇子立馬呈交給老和尚,老和尚接手過後,很熟練地一抽,整支扇子就悠然地滑散開來,老和尚輕輕地吟唱著那首禪詩,接著又把扇子合上說道:「一轉眼幾十年就過去了,我和他頭髮都已經斑白,慚愧至今仍然是一介平凡僧……。」從我和老和尚結緣至今,始終就是一種感覺。每回來到寺廟請求開示之後總是法喜充滿,心中所有的憂慮和困惑都會洗滌一空,老和尚對待任何人都是款語溫言、謙沖慈悲地接待著每位信眾,從未見過有任何的驕慢之態,即便有次老和尚因為盲腸開刀,我去仁愛醫院探視,他也一副淡然從容的神態,至今仍然讓我覺得這或許就是禪者的風範吧!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Please reload

Featured Posts

獲得力量的一句話

May 23, 2017

1/4
Please reload

Recent Posts

May 30, 2017

May 30, 2017

May 30, 2017

May 29, 2017

May 29, 2017

May 29, 2017

May 28, 2017

May 28, 2017

May 28, 2017

Please reload

Archive